首頁 > 正文
搬不走,留不下 重慶這家百億級冷鏈企業為何“進退兩難”

  記者韓振、張翅

  想搬走,規劃搬遷地多年來卻一直未能交付,已繳納的上億元土地價金讓企業不堪重負;想留下,現在所在地已被當地納入土地收儲范圍,改擴建提檔升級受限。這種“進退兩難”的困境,就是重慶龍頭冷鏈企業——重慶萬噸冷儲物流(以下簡稱“重慶萬噸”)當前面臨的局面。

  這家年交易額達180億元,市場份額占重慶四成的混合所有制企業,幾年前還效益可觀,成為當地納稅大戶;而今,卻因為被“捆住手腳”,已連續三年虧損。

  從納稅大戶,到連續虧損,這家龍頭企業究竟經歷了什么?

  企業:想搬搬不走,想留留不下

  2008年,重慶特困國有企業重慶肉聯廠連續虧損難以為繼。重慶農投集團和武漢萬噸冷儲物流有限公司合資組建重慶萬噸,成立后的重慶萬噸承擔重慶肉聯廠2.2億元的債務和2000多名職工的就業安置問題。

  經過持續的資金投入及管理提升,2009年重慶萬噸扭虧為盈。此后,不但逐步將2000多名職工收入翻了6倍,更成為重慶大渡口區的納稅大戶。

  而就在此時,重慶萬噸的命運發生了轉變。本該是企業發展的一次機遇,卻不幸讓企業墜入泥潭。

  “2011年,重慶市出臺《關于加快重慶市農產品冷鏈物流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在重慶市高新區白市驛鎮建立冷鏈物流一級節點,由大型國有企業承擔建設。隨后重慶市在白市驛設立西部國際涉農物流加工區,并決定將我們搬遷至加工區承建物流一級節點。”重慶萬噸總經理謝尚權介紹說,2013年8月9日,重慶萬噸與重慶市高新區簽訂投資合作協議,高新區在西部國際涉農物流加工區內劃出519畝土地,供重慶萬噸建設重慶市冷鏈物流園。

  “2013年9月至2015年4月,重慶萬噸先后支付了土地綜合價金1.0626億元,同時為了支持加工區建設,我們還借給加工區6228萬元。”謝尚權邊給記者出示支付憑證邊說,根據雙方簽訂的協議,加工區取得用地指標9個月內向重慶萬噸交付用地,用地指標早在2015年7月就獲批,但直到現在,我們仍未拿到相應地塊。

  與此同時,重慶萬噸目前所在的地塊已被國有企業重慶市地產集團納入收儲范圍,這意味著重慶萬噸在現有地塊上無法進行任何改擴建之類的提檔升級。記者日前在重慶萬噸看到,企業6個凍庫中,最早的凍庫是在20世紀50年代建造的,最晚的也是2008年建造,設施設備陳舊,貨物進出靠人力拖拉,效率比較低下。

  “我們想對交易市場進行提檔升級,將現有地塊打造成現代化冷藏冷凍食品展示體驗中心,但土地被凍結無法建設,只能維持現狀,而現狀已無法滿足市場需要。”重慶萬噸副總經理鄭捷說,“隨著近年來重慶市場有另外大型凍庫進入,‘被捆上手腳’的重慶萬噸市場份額逐漸減少,效益也日益下降,從一個納稅大戶變成連續3年虧損。”

  “想搬搬不走,想留留不下,我們這么一家大型的混合所有制企業,現在真的走投無路了。”鄭捷說,1.0626億元的土地綜合價金,這幾年的利息就達5000多萬元,讓企業不堪重負。

  加工區:土地交付時間無法確定

  針對重慶萬噸面臨的困難,記者日前來到重慶西部國際涉農物流加工區走訪。在重慶萬噸計劃搬遷的新地塊上,土地坑洼不平,幾座民房依然矗立。相鄰不遠處,另一家加工區引進的冷凍企業明品福已于2015年投產,該交易市場前車水馬龍,十分熱鬧。

  記者隨后聯系重慶市高新區采訪。重慶西部國際涉農物流加工區負責人告訴記者,重慶萬噸繳納土地價金和借款屬實,之所以遲遲未能交付地塊,一方面還有4戶滯簽戶未能達成拆遷協議,目前高新區征地服務中心已按程序向區法院申請司法拆除。另一方面,引入明品福冷凍企業后,農產品冷鏈物流中心項目已具備足夠大的規模,要避免同質化競爭,相關部門不再批復同類項目。

  “我們多次請重慶萬噸調整業態,完善項目方案,避免同質競爭,但至今未收到其對項目調整后的正式方案。”該負責人說,當時簽署協議引進兩家冷凍物流企業,是想把集聚效應做起來,將冷凍物流做大做強,但后來相關部門做出避免同質化競爭的新要求,加工區也沒辦法。

  該負責人坦言,園區發展過程中,不管是這個園區還是重慶的其他園區,都走了不少彎路。當時有歷史局限性,現在高新區對該區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園區也需要對產業提檔升級。當務之急,是重慶萬噸盡快拿出產業升級方案。

  但同時該負責人表示,即使完成了征地工作,土地出讓事宜以及土地價格等,都要高新區管委會主任辦公會確定。以前與企業簽訂的協議雖然有效,但要跟產業發展放在一起來看,跟企業會有個磋商過程。“協議中有些很活的條款,比如根據征地的成本進行價格調整等,出讓前還會跟企業多次商談。”

  對此,重慶萬噸總經理謝尚權表示,重慶市明確重慶萬噸搬遷至加工區后,加工區又跟明品福簽訂了入駐協議,明品福的入駐、投產時間反而更早,這明顯違背了市里的規劃。另外,重慶萬噸和高新區已就土地出讓、土地價格等達成協議,后面再附加其他條件,明顯違背了雙方簽訂的協議。

  就重慶萬噸走留兩難的困境,記者又采訪了大渡口區商務委。“說實話,我對重慶萬噸的遭遇非常同情。”大渡口區商務委一位負責人說,重慶萬噸為政府解決了2000多名國企員工的安置問題,每年連同商戶給當地上繳約3000萬元的稅收,過去經濟效益一直不錯,但卻因為搬遷問題被動地陷入兩難困境,自己作為服務企業的工作人員,想幫助他們但力不從心。

  “重慶萬噸每年帶來的效益,以及稅收收入都非常可觀,重要的是解決了2000多人的就業問題。我們也很關心企業的發展經營情況。”這位負責人說。

  專家:持續改善營商環境,切實解決企業困難

  專家和部分干部認為,重慶萬噸“無路可走”的背后,折射出一些地方和部門的不作為、亂作為,地方政府輕描淡寫地朝令夕改,可能會給企業造成巨大傷害。當前,要借助改善營商環境的契機,盡快為企業尋找出路。

  西南政法大學教授程德安表示,要保持政策連續性,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些企業負責人告訴我,他們最害怕的是個別地方領導一個想法,讓企業跟著折騰,跟著遭殃。”程德安說,企業需要一個穩定的政策環境,如果涉企政策變化無常,企業難免會迷失方向。

  同時,強化政策落實,加強區域協調。一些干部還表示,近年來重慶市級層面專門針對冷鏈物流出臺了規劃、政策,但由于缺乏監督落實和統籌協調,冷鏈物流發展呈現無序狀態,很多地方都在爭建凍庫,不少建好的凍庫卻在閑置。“重慶萬噸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一定程度上也是規劃、政策落實不力的結果。”一位受訪干部表示,這就需要政府強化對規劃、政策落實的監督力度,加強統籌協調,防止規劃、政策成為“一紙空文”。

  部分受訪干部還建議,政府在制定政策時,要充分考慮企業實際情況,充分調研,統籌考量,這樣才能讓政策更實事求是,從而避免“一刀切”,讓企業有更好的發展。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584401
彩票论坛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