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重慶頻道
【城市相冊】大山里的“摩托村醫” 手機標題
道阻且長,村野田間留下他們的足跡;村醫平凡,卻用行動讓生命發光。
一輛摩托,一個藥箱,一位村醫……17年間,巫溪縣紅池壩茶山村的村醫王業畢,在崎嶇陡峭的巫溪高山中行醫巡診,更換了4輛摩托車。當越來越多的人走出村落,走向繁華的城市,鄉村醫生群體仍堅守在大山深處,守護著鄉親們的健康與希望,王業畢就是其中一員。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一輛摩托,一個藥箱,一位村醫……17年間,巫溪縣紅池壩茶山村的村醫王業畢,在崎嶇陡峭的巫溪高山中行醫巡診,更換了4輛摩托車。當越來越多的人走出村落,走向繁華的城市,鄉村醫生群體仍堅守在大山深處,守護著鄉親們的健康與希望,王業畢就是其中一員。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2002年,王業畢回到家鄉紅池壩鎮,回到高山之上,河谷之間,成為了一名鄉村醫生。那時起,王業畢便背上藥箱踏上了行醫路。從茶山村全村308戶人家,到周邊的2個村子,他為600多名父老鄉親看診治病。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2002年,王業畢回到家鄉紅池壩鎮,回到高山之上,河谷之間,成為了一名鄉村醫生。那時起,王業畢便背上藥箱踏上了行醫路。從茶山村全村308戶人家,到周邊的2個村子,他為600多名父老鄉親看診治病。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紅池壩鎮的鐵嶺村、茶山村位于巫溪群山之間,村落面積大,村民居住分散。越來越多年輕人翻越群山,外出打工,留下獨居的老人。傍晚時分,王業畢來到一位患有高血壓的獨居老人家中,為其復診。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紅池壩鎮的鐵嶺村、茶山村位于巫溪群山之間,村落面積大,村民居住分散。越來越多年輕人翻越群山,外出打工,留下獨居的老人。傍晚時分,王業畢來到一位患有高血壓的獨居老人家中,為其復診。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這次復診,老人的血壓還是偏高。王業畢給老人外出打工的兒子發微信告知病情。對于不會使用手機的老人而言,王業畢是她與兒子通訊的窗口。臨走之前,王業畢又拿出降壓藥,再三囑咐藥品用法用量。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這次復診,老人的血壓還是偏高。王業畢給老人外出打工的兒子發微信告知病情。對于不會使用手機的老人而言,王業畢是她與兒子通訊的窗口。臨走之前,王業畢又拿出降壓藥,再三囑咐藥品用法用量。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冬季山里的夜,來得很快,騎上摩托返回時,天已暗下來。下山途中偶遇老人鄰居,王業畢停下車,又一次拜托她留意老人,如有意外及時通知他。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冬季山里的夜,來得很快,騎上摩托返回時,天已暗下來。下山途中偶遇老人鄰居,王業畢停下車,又一次拜托她留意老人,如有意外及時通知他。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上午在村衛生室坐診,下午入戶巡診。每次巡診,王業畢需一家一戶地連片訪問。最遠的一戶村民住在鐵嶺村,騎摩托車單程就要2個小時。有的地方連摩托車都過不去,王業畢只能背著醫療箱徒步。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上午在村衛生室坐診,下午入戶巡診。每次巡診,王業畢需一家一戶地連片訪問。最遠的一戶村民住在鐵嶺村,騎摩托車單程就要2個小時。有的地方連摩托車都過不去,王業畢只能背著醫療箱徒步。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兩個村里47戶貧困戶都留下了王業畢的聯系方式。除了巡診檢查,當有村民身體不適,不便出門時,王業畢也會上門看病送藥,很多時候不乏深夜出診。在貧困戶的眼中,王業畢是他們的“家庭醫生”,是隨叫隨到的“鄉村120”。 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兩個村里47戶貧困戶都留下了王業畢的聯系方式。除了巡診檢查,當有村民身體不適,不便出門時,王業畢也會上門看病送藥,很多時候不乏深夜出診。在貧困戶的眼中,王業畢是他們的“家庭醫生”,是隨叫隨到的“鄉村120”。 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每巡診完一戶,王業畢都需填寫門前“貧困戶明白卡”。天黑下來,看不清字跡,王業畢拿出手機照明,仔細填寫巡診時間、家庭成員健康狀況、診療記錄等信息。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每巡診完一戶,王業畢都需填寫門前“貧困戶明白卡”。天黑下來,看不清字跡,王業畢拿出手機照明,仔細填寫巡診時間、家庭成員健康狀況、診療記錄等信息。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晚上8點多,結束巡診的王業畢回到了衛生室,還有4位病人在那等他。有的病人來得急,忘帶醫保卡。每每這時候,王業畢總會先墊付藥費,讓村民能及時用藥。這種“賒賬墊付”的方式成了王業畢和村民的默契,這么多年來,幾乎沒有村民拖欠醫療費用。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晚上8點多,結束巡診的王業畢回到了衛生室,還有4位病人在那等他。有的病人來得急,忘帶醫保卡。每每這時候,王業畢總會先墊付藥費,讓村民能及時用藥。這種“賒賬墊付”的方式成了王業畢和村民的默契,這么多年來,幾乎沒有村民拖欠醫療費用。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扎根大山從醫多年,王業畢也見證著家鄉醫療條件的變化。從以前只有鄉衛生院到現在村村皆有衛生室;從一間破舊小屋到如今寬敞明亮,醫療設施、器械、藥品樣樣俱全;從以前的口授看書到如今的網絡授課……這些顯而易見的變化都讓王業畢感到欣喜。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扎根大山從醫多年,王業畢也見證著家鄉醫療條件的變化。從以前只有鄉衛生院到現在村村皆有衛生室;從一間破舊小屋到如今寬敞明亮,醫療設施、器械、藥品樣樣俱全;從以前的口授看書到如今的網絡授課……這些顯而易見的變化都讓王業畢感到欣喜。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這些年來,王業畢將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為村民治病上,365天無休。對于鄉親們的求助,王業畢從未缺席;他常常缺席的,是家中的團圓時光。兒子考上大學時,王業畢只將孩子送到巫溪縣城便返村坐診。這些年來,他甚至連重慶主城都沒去過。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這些年來,王業畢將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為村民治病上,365天無休。對于鄉親們的求助,王業畢從未缺席;他常常缺席的,是家中的團圓時光。兒子考上大學時,王業畢只將孩子送到巫溪縣城便返村坐診。這些年來,他甚至連重慶主城都沒去過。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曾經,也有幾份薪酬更高更輕松的工作向王業畢拋出橄欖枝,但他始終不愿離開崗位。他也說不清為什么,總覺得根在這兒,責任就在這兒。他說,村里就我一個醫生,我不能離開,也離不開了。與王業畢一樣,多少鄉村醫生將青春奉獻給駐村行醫,甚至用一輩子行走在高山、深谷、村落間。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曾經,也有幾份薪酬更高更輕松的工作向王業畢拋出橄欖枝,但他始終不愿離開崗位。他也說不清為什么,總覺得根在這兒,責任就在這兒。他說,村里就我一個醫生,我不能離開,也離不開了。與王業畢一樣,多少鄉村醫生將青春奉獻給駐村行醫,甚至用一輩子行走在高山、深谷、村落間。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這群行走在鄉村的白衣天使,用耐心和堅守把牢鄉親們生命健康的第一道防線。行醫路的泥濘與坎坷,他們用腳步丈量;鄉親的健康與平安,他們用責任守護。道阻且長,村野田間留下他們的足跡;村醫平凡,卻用行動讓生命發光。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112

這群行走在鄉村的白衣天使,用耐心和堅守把牢鄉親們生命健康的第一道防線。行醫路的泥濘與坎坷,他們用腳步丈量;鄉親的健康與平安,他們用責任守護。道阻且長,村野田間留下他們的足跡;村醫平凡,卻用行動讓生命發光。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黃嫣然 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彩票论坛网站